代孕妈妈:历经身心伤痛赚钱

来源:未知 点击数:未知 作者:qpm104 时间2018-07-14 22:23

  

 

  吃药就像吃饭,多次流产身患子宫肌瘤等病症赚到十几万。

  “我遭的罪,是无法用金钱弥补的。”29岁刘敏(化名)是一名地下代孕妈妈。从2011年开始,她在武汉通过不同地下代孕公司多次接受代孕手术,但无一例外都流产了,还身患重度子痫前期、糖尿病酮症酸中毒、子宫肌瘤等多种病症。医生告诉他,今后她怀孕几率非常小,即便怀上,也可能有生命危险。刘敏在朋友家休息半年身体仍未完全康复,她流着泪说:“我还没做过母亲,今后怎么过?”另一名代妈自己联系到雇主,怀孕后做B超显示是女儿,这位客户就不见踪影,电话永远关机。而孩子已经生下,她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“不受欢迎”的孩子。

  代妈们各有各的不幸,但这个市场依然火爆,代孕网站日渐增多。代孕市场繁荣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不同于一般孕妇,代妈们面临的处境如何?该如何最大程度避免她们在从事代妈过程中可能受到的伤害?

  育龄夫妇不孕不育比率升高

  2009年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中国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已超4000万,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,不孕不育率攀升到12.5%~15%,接近发达国家15%~20%的比率,而这个数字在20年前仅为3%。其中,不孕不育者以25岁至30岁人数最多,呈年轻化趋势。

  而2012年的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我国不孕不育发生率约占育龄夫妇的15%~20%,其中,女方原因占50%,男方原因占30%,男女双方原因占10%,未查出病因者约为10%。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,为治疗不孕不育提供了多种可能,比如药物治疗、试管婴儿、人工授精等,但这些方法的治疗效果差强人意。目前,一般性药物治疗怀孕率为10%~15%,人工授精的怀孕率为15%~20%,做试管婴儿的怀孕率为40%~50%(其中活体出生率为33%~35%)。就整体来讲,不孕不育患者治疗失败的约占66%。冰冷数字背后,是一个个家庭的焦虑。

  巨额利润催生代孕中介

  业内人士钟婷透露,帮助客户成功代孕一个孩子,中介给出的平均价位在50万—60万元左右。其中代孕妈妈可以拿到10万—15万元,除去必要的生活开支和打点费用,以及支付医院的花销,中介可有二三十万元的利润空间。“三四年前,包生男孩才五六十万元,现在都涨到百万元以上了。”钟婷所在代孕中介公司有多种套餐任选: 一是普通代孕,收费约30万元,不保证成功与否;二是小包套餐,收费约50万元,两年里保证客户抱个孩子回家,性别不管;三是大包套餐,包生男孩,收费在100万元以上。

  巨大的市场需求和高额利润,使得代孕中介公司的数量规模得以发展壮大,小型代孕中介开始出现。“代孕行业里面,亲戚、朋友、同事之间反目成仇的情况实在是太多,都是因为利益。”一名已经退出代孕行业的中介透露,这些下线公司没有自己的“股份”,充其量只是一个“打工仔”。但代孕行业的高额利润也让这些“下线”心动,当积累到一定资源,他们会很快注册成立“代孕公司”。

  目前我国并无相关法律明确禁止代孕。卫生部的两个行政法规——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和《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》都规定: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。但两部法规只是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,无法规范医疗行业外的代孕市场。不过,由于代孕中介面临着伦理和政策重压,公司的一切操作都处于地下状态,风声紧时,比如全国性的打击代孕专项行动,代孕中介会让公司所有代妈回老家避风头,风声过后再“上班”。

  赚钱不易,代妈经历身心伤痛

  尽管中介把这个群体叫做“爱心代孕志愿者”,但这些代妈背后大都有一个关于钱的难题:有的亲人患病,有的债台高筑,有的须维持生计养老育儿,当然也有人把这看做“轻松挣钱”的一个途径。但其实,没有哪个行业的生产者面临比代孕妈妈更高的身体风险。

  林红(化名)今年31岁,2006年与丈夫一同前往东莞打工,在外数年,她深知城市和农村的差异,为了能把儿子接出来过上城市人生活,就必须赶快赚钱。于是,她成了代孕妈妈。

  林红先去做体检,确认没问题后双方签订协议,然后开始接受为期3个月的“调经”,为增厚子宫内膜,抑制子宫活动,使受精胚胎植入后顺利产生胎盘,她每天要注射、口服大量药物。“每天打完针,臀部都是红肿的,很受罪,但每一针他们都给40元补偿费。”接着是做胚胎植入手术,她感到小腹“胀胀的,隐隐作痛”。而最关键的是术后两个礼拜,那是让三方都担惊受怕的“高危时段”,因为试管婴儿成功率一般在40%~50%,如果植入不成功,就会前功尽弃,林红只能拿到3000元补偿费。

  幸运的是,胚胎“着床”成功,林红怀孕了,但这意味着她这段时间不再享有自由。按照协议,她每天只能看1小时的电视;不得与未经同意的任何人见面,不能告知家人自己在哪里;不可以晚睡;每周可以在保姆陪同下享受3次外出散步的自由……

  但最难的是和孩子的分离,这也是每一个代孕妈妈要面对的。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但代妈和其他孕妇一样要怀胎十月,经历恶心、呕吐、厌食、浮肿、身材变形的考验,最终阵痛分娩。残酷的是当其他人欢欣鼓舞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她们却要面临一场必然的别离。而那些“提供卵子”的代妈,生出的孩子与她有直接血脉关系,要承受的是与亲生骨肉割裂的痛楚。

  代孕行为存争议,代妈权益不容忽视

  自代孕这一现象出现,社会便从未停止对此的争议。中南财经与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等专家认为,地下代孕不仅属非法行为,而且代孕存在的非法“借精”、“借卵”等,暗藏严重的社会伦理风险;也有专家表示,长远而言,我国代孕合法化是必然趋势,目前不允许代孕的主要原因是相关法律不健全,对于代孕过程可能出现的问题还无法解决;性教育学专家董玉整教授认为,不管是允许还是反对,都要立法,做到有法可依,不能听之任之。

  由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,我国代孕市场目前还比较混乱,最易受到伤害的是代妈们。代孕中介对代妈权益的保障几乎为零。有的代孕合同上写明:如果代孕妈妈因为难产导致死亡的,一次性赔付家属10万元;如果流产,那么代孕妈妈将得到最多1万元的现金补偿。但由于这个行业见不得光,代孕中介内部制定的管理办法,以及与雇主签订的合同,并不受法律保护,这一“君子协议”靠的是彼此的信任和自觉。(资料来源:南方日报、楚天都市报等)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